栏目导航
www.44221166.com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www.44221166.com >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征文】政协培养我成长 我为政协添光彩
发布日期:2019-08-10 19:24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是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在这个可喜可贺的日子里,我自然地想到了我在统战、政协工作的20年,其中在市委统战部办公室工作了5年,在市政协学习宣传委员会、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工作了15年。别小看这20年,它整整占去了我这辈子工作年限的一半。我常常向朋友炫耀:我这辈子值了,算不上个“统战人”,起码也是个“政协人”。我为我人生中能有这段统战政协工作经历感到骄傲,感到自豪。

  1983年,我从市机械工业局政治处调到市委统战部办公室工作。我在第一天报到时就遇上了一件尴尬事。方邦骥副部长带我入室认人的时候,有位科长对我说:“这是市委机关,经常要给市领导写材料,你行吗?”事实也是这样,看看各科室的年轻人不是大学本科,就是大学专科,可我已是40多岁的人了,还只是个文革前的高中生。我常独自叹息,遗憾不已。

  就在这个时候,我在《甘肃日报》上看到甘肃新闻刊授学院招生的消息,使我萌生了再学习补遗憾的想法,我当时已是办公室主任,工作任务多,家庭负担重,自学能不能坚持下去,能不能毕业,我心里完全没数。经过反复思想斗争,在部领导和同志们的鼓励和帮助下,抱着“人能之我亦能之”的决心,凭着一股子倔强劲儿,毅然决然地踏上了自学考试的道路。

  为了保证学习效果,我给自己约法三章:一是对本职工作要尽心尽力做好,以争取部领导的支持;二是将一切业余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保证学习时间;三是对自学课程要刻苦钻研,务求融会贯通,争取考出好成绩。1986年10月,考《大学语文》的前一天下午,我和几个同学复习功课直到深夜才休息。第二天早上,只听见儿子在厨房喊:“爸爸,你废寝忘食啦!”原来,老伴先天晚上给我在锅里留的晚饭都忘了吃。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两年半的苦读,我顺利毕业,成绩名列全省第七,被评为优秀学员,受到了省自考办的表彰和奖励。当年这个专业在全省共报名18000人,最后只毕业了256人。当我拿到那红彤彤的毕业证时,甭提心里有多高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张文凭来之不易,它是我人生道路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对我以后人格的培养和做好统战政协工作,都起到了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

  1988年,我从市委统战部调到市政协学习宣传委员会办公室,任办公室副主任。此时,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已开过十年,党的十二大、十三大也都相继召开。“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早已废止,社会阶级状况已发生了巨大变化,资本家作为阶级已不再存在,知识分子已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已经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轨道上来,我国已经进入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但是由于、“”的破坏,文革的影响,党的统战方针政策还没有完全落实,各级统战组织还正在恢复;人民政协的性质、地位、职能和作用,还没有被广大政协委员所掌握,人民政协如何为经济建设服务,还是一个有待研究探索的问题。一句话,我们的统战政协工作仍然处在一个恢复发展时期,进一步做好拨乱反正的工作,不仅是统战理论工作者研究的重大课题,当然也是我们学习宣传委员会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在离开统战部的时候,已帮助部领导筹备成立了兰州市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制定了《兰州市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章程》,我还被推选为甘肃省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理事,兰州市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副会长。创办了“兰州统一战线”内刊,兰州市的统战理论研究从此有了自己的宣传阵地。

  到政协后,在市政协领导的关怀和支持下,我与市委宣传部研究商定,在《兰州晚报》理论与实践专版开辟“统战理论”专栏。稿件由我们学习宣传委员会组稿,市委宣传部理论科核发,不定期刊登研究统一战线和人民政协理论方面的文章。从1990年1月开始,在这个专栏上先后刊登《新时期统一战线仍是一宝》《浅谈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关于经济统战工作》《政协如何发挥派的作用》《谈谈新时期工商联职能的调整》《和平统一祖国的最佳选择》《宗教与迷信》等一批文章。

  同时,我还在省委统战部《甘肃统战理论研究》、《凝聚》杂志,省政协《民主协商报》理论版,《兰州日报》理论随笔专栏,以及市委统战部《兰州统一战线》内刊和市政协《诤友》杂志,先后发表多篇统战理论文章。《搞好领导的多党合作必须处理好的几个关系》一文,1990年获省委统战理论研究会优秀论文奖;《在多党合作中的地位和作用》一文,1993年获兰州市党建理论研讨会论文佳作奖;《对做好政协机关工作的思考》一文,1994年获兰州市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试谈对民主监督的五点认识》一文,1996年1月在《民主协商报》发表后,先后被北京《改革英杰》和《改革·探索·发展》两大理论文集收编。

  有趣的是,记得在1989年一次座谈会上,有位同志谈了他对“民进”组织的认识过程。他说,他第一次听到“民进”这个组织时,吃了一惊。他问别人:“啥叫民进?莫不是在动乱中出现的什么组织?”结果谁也说不清楚。后来他偶然在《兰州晚报》上看了一篇文章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国的政治体制是领导的多党合作,不仅有,还有派。“民进”就是合法存在的一个派。还有,我原来厂子里有位老同志加入“民革”后,他往日的几个朋友一见面就问:“听说你加入啦?是真的吗?”弄得他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有一天,他拿了一份《兰州统战》到我家说:“小王,我要谢谢你,是你写的这篇《“民革”与“”》”的文章救了我。谁要再说我是,我就让他看看这篇文章。说真的开展统战理论研究以来,为落实党的统战政策,在思想上拨乱反正,促进统战政协工作的开展,还是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随着统战理论文章陆续见报,我在省《民主协商报》等报刊上的新闻稿件也多了起来。一天,市政协主席安琨康把我叫到他办公室问:“报纸上的那个王俊兴是不是你?”我说:“是”。他说:“好,今后你就给咱好好写,争取每周一篇,在你的名字前还要冠上咱市政协的名字”。主席的心愿我理解,但是,这个要求不是你说了我就能做到的。

  按照当时市政协各委员会和办公厅各处室的工作职责范围,通讯报道这项工作归办公厅秘书处负责。我所在的学习宣传委员会和以后的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只能配合不能越位。但是,我没有忘记,我在市委统战部时就是“民主协商报”的通讯员。在完成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做好本部门的宣传报道工作,反映委员的意见和建议,这也是我义不容辞、责无旁贷的任务。

  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我把委员会的工作与通讯报道工作紧密地结合起来,干什么就写什么,有啥感想就发啥议论,做到委员有建议,报刊有呼声。我写的稿件内容有委员会组织委员搞的调查报告,也有政协委员的人物专访;有委员的建言献策,也有读者的社会拾零。在政协工作期间,我先后在中央和省市报刊发表了几百篇稿子,较好地宣传报道了我市政协的工作,充分反映了委员参政议政的建议和呼声。我连续12年被《民主协商报》评为优秀通讯员,在省政协先后召开的四次宣传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好新闻评选中,我三次榜上有名。

  政协培养我成长,我为政协添光彩。没有政协这块沃土,就没有我这棵禾苗。上面,我讲了一些我在统战政协工作期间做的一些事情,完全没有炫耀自己、为自己评功摆好的意思,只是想在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之际,为后来人提供一点我市政协发展的历史轨迹。再说,我在市政协工作的那个年代,人民政协还毕竟处在一个恢复发展时期,而现在才真正是人民政协蓬勃发展的春天。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看今朝鬓白夕阳红。我坚信在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在党中央关于统一战线、人民政协一系列路线、方针、政策的指引下,以庆祝新中国和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为契机,人民政协事业一定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